你的位置:首頁 > 教育訪談
教育訪談
鄉村教師,拿什么讓你扎根堅守
網址:http://www.iavukj.live 新聞爆料:18583138006 編輯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文章來源:光明網-《光明日報》 | 作者: | 發布時間:2015-9-12 1:45:41

 傾聽心聲,感知苦樂,記錄心愿——

鄉村教師,拿什么讓你扎根堅守

  在中國教育現代化的坐標系中,“負重前行”似乎已經成為鄉村教師特有的烙印。

  但,悲情敘事不該成為全部,責任與愛心也不該成為他們堅守的唯一理由。當日益加快的城市化進程將教師分化為“城里教師”和“鄉村教師”兩個群體,當“苦”與“累”成為今天述說鄉村教師的經緯,我們必須思考:今天,誰在鄉村當教師?是什么讓他們在貧瘠的土地上扎根?他們的希望與需要是什么,他們,何以安心堅守?

  所有光輝的職業都需要堅實支撐。又一個屬于他們的節日,在禮贊、致敬之余,讓我們走近他們,傾聽他們內心深處的苦樂喜憂、光榮夢想。

  對話人

  安徽省某鄉村小學校長  寸 木

  甘肅省武都區特崗教師  高進儒

  東北師范大學免費師范生 劉逸瓊

  做一個安心的“擺渡人”

  記者:當老師這些年,在你身邊,發生了哪些改變?

  寸木:我是一個在農村從教30年的教師,從畢業分配到現在一直堅守在一個貧困的鄉鎮任教。1986年7月,我剛走向教師崗位時,所在的學校只有一幢教學樓,而如今,塑膠跑道、微機室、標準實驗室一應俱全。以前,學生來學校要自帶課桌凳,現在已經接受免費的九年義務教育。這些變化,都讓人由衷地為農村教育發展點贊。

  高進儒:我和妻子都是甘肅省隴南市武都八一中學的特崗教師,我們現在也有了“特崗寶寶”,同事們戲稱我們是“特崗之家”。近些年,政府持續加大投入,實施了營養餐計劃、陽光體育計劃、留守兒童關愛計劃等很多惠及農村學生的政策,極大促進了教育公平。

  記者:提起鄉村教師,人們抹不去的印象是苦、是累。物質環境匱乏,為什么還選擇堅守?

  高進儒:我們的到來,最受益的是農村的留守兒童——我們既是老師,也是父母。我和妻子經常在周末帶學生去野炊,在山里享受美食,一起唱歌、看電影、跟遠方的父母視頻聊天。我和妻子說,孩子是留守兒童,我們是留守教師,我們要和這些孩子同命相連,互相取暖。

  劉逸瓊:我有一個教育理想,不希望本該受著平等教育的學生因為農村或城市的分割被挑挑揀揀。我曾在假期走入偏遠農村,感受到當地農村教育的困境,也深知一個優秀的年輕教師對于農村學生的重要性。農村的教師隊伍質量再得不到提高,農村教育就將日漸弱化,教育之弱會成為農村發展的嚴重阻礙。所以,我就想安安心心地做一個“擺渡人”,看著農村孩子從知識的船上渡到他們想去的對岸。

對政策落實有哪些期待?

  記者:近年來,國家不斷出臺支持鄉村教育、扶持鄉村教師的政策計劃。在你們身邊,這些政策落地怎么樣?今天的鄉村教育,還有哪些隱憂?

  寸木:我們山區學校點多面廣、學校規模普遍較小,許多學校往往就是兩三個教師。現在新招聘教師講究“公開、公平、公正”,考上后分配工作崗位時采用“高分先選”的辦法,大量高分考生首先選擇留在縣城或靠近縣城的鄉鎮,真正需要年輕好教師的鄉村學校,沒有人主動選擇。

  劉逸瓊:農村教師有顯而易見的困難,比如工資待遇低,生活不便,信息匱乏等。雖然國家出臺政策為農村教師提供額外的生活補助,但部分猶疑的人還在猶疑。

  我們在猶疑什么?我相信農村教師一定會有更高的待遇,只是,更高是多高?能否一直高下去?農村教師與城市教師在待遇方面相差不是一點半點,要抹平這個差別,投入力度勢必很大,地方財政肯不肯拿出這筆錢來?所以在我看來,改善農村教師的待遇或許能留住一部分教師,但同等待遇水平的城市學校吸引力要大很多。

  記者:再說說自己。這些年,你們有沒有動搖過?哪些會成為困擾你們的羈絆?

  劉逸瓊:除了待遇,農村教師面臨更嚴重的問題是發展。我國教育系統中,教師工資一直與職稱掛鉤,而職稱又與學校層次和學生成績掛鉤。越是條件差的地區,教師晉升空間就越逼仄。得不到發展機會的教師常常得不到應有的尊重,在世俗的價值體系下,連他們的學生都會覺得他們是社會的失敗者。

  高進儒:特崗教師職稱評定方面,在甘肅特崗教師三年服務期內一般不能評職稱,而同一時間段進來的正式在編教師卻可以評職稱,這給新任特崗教師造成心理不平衡。而且,服務期滿正式入編的特崗教師,評定職稱因各種原因也要延遲兩三年。同一學校,相同的工作量,有時候特崗教師的工作量比同一教齡正式在編教師工作量更大,卻得不到同樣的評定職稱待遇。

  不只是待遇那么簡單

  記者:堅守和奉獻不能成為教師扎根鄉村的唯一理由。你們最大的期許是什么?

  寸木:我期待著,國家能大幅度提高農村教師的待遇,提高到讓鄉村教師在社會上有地位、有自尊、有幸福感的程度。這樣,他們才能安心在鄉村從教,才能徹底解決鄉村教育問題,實現教育的均衡發展。

  高進儒:對特崗教師來說,雖然工資補助標準有所提高,但還缺乏針對性的補助標準分類。希望政府綜合考慮,制定更加科學合理的特崗教師基本工資補助標準。

  劉逸瓊:農村對年輕教師有沒有吸引力,吸引力有多久,更多取決于他本人是不是在這份工作里有所成就,能不能感受到尊嚴。我希望,不要僅僅讓責任與愛心成為我們來農村的理由,鄉村教師也需要更有尊嚴的生活。

        編輯:王力偉

戰 略 合 作 單 位
阿拉丁APP下载